阿乔

残念高中生。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尝试。


胜出>轰出。
(不太吃切爆,出欧。好好的哥们儿和师生为啥要当cp。

【胜出】诞生之愿

• 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 原作向

• 有关大家一起庆祝爆豪的生日,绿谷送了别出心裁又非常合适的小礼物,以及可爱的生日愿望

• 附有2个小彩蛋






小胜的……生日吗。


绿谷托腮发着愣,视线飘忽不定。前面的位子空着,周身却一如往常闹哄哄的。大家约好午休腾出一点时间留在班级,讨论明天爆豪生日的安排。当然,主角不在场。


是饭田提出的建议。班级人不多,合力庆祝一个人的生日不是难事。刚开学时大家就一致同意,为班里的每一个同学举办一次独一无二的生日派对。地点必须是班级,这样方便大家准备,也能留下更有纪念意义的难忘回忆。


切岛、上鸣和濑吕在考虑生日蛋糕的事。


“一起订个大一点的吧,大家分着吃。”濑吕提议。

“然后口味的话……撒点辣椒粉?”


诡异的沉默。而后三人同时露出绝望的惨笑。

…这样大概不会有人愿意分着吃了吧!但是为了爆豪的,独一无二的生日…只能这么办!

三人很快商定完毕,凑到另一个正在热切讨论的圈子。



以芦户为代表的同学在讨论应该送出什么礼物。


“小爆豪会喜欢什么呢?”梅雨举手发问。

“大概是比较实用并且不花哨的小物件?”

“嗯…不如贡献出我珍藏多年的美女写真杂志?”峰田严肃道。

……会被炸烂的,连人带杂志一起。


“啊,我就送那个吧!正好前段时间刚织了一副手套!”

“因为个性的原因嘛,手汗多一点好像比较容易使出爆破?”叶隐的校服晃来晃去。


“真是贴心的礼物!叶隐同学考虑得好周到啊!”八百万不禁赞叹。


“绿谷,爆豪平时比较喜欢什么啊?你应该比较清楚吧?”上鸣转过头。

“啊,毕竟是幼驯染嘛。”耳朗接过话茬。


思绪繁杂不清的绿谷像是终于回过神来,在大家热切的注视下不确定地开口:

“小胜好像一直都很喜欢…欧尔迈特。”

“虽然他总是说要击败他成为No.1啦。”


短暂的沉寂。“果然啊,还是绿谷清楚一点。”有人说。

“听起来意外地很靠谱啊。”


绿谷扬起脸轻轻笑了一下,以掩饰内心。还是很奇怪。他对自己莫名的烦躁感到困惑。


奇怪的情愫。从没有过。他着力回避有关爆豪的事,又磁极相吸一般忍不住凑过去看个究竟。不自觉地在意小胜……这不是恋爱吧。绿谷默默展露一个苦笑。


班级叽叽喳喳又讨论了一会,最后约定明天下午放学留下来一起吃蛋糕,送礼物。





……这是第几次走神了。绿谷无奈地甩头,目光聚焦在面前的海报。之前在教室脱口而出的话给他埋藏下了非常深的潜意识。他兜兜转转,最后停在标有“欧尔麦特最新手办”的广告前。


自己很喜欢,小胜也会喜欢的吧。

愣了一下,他惊讶于自己刚才危险的思维走势。何来的信心,自己和小胜会有同样的想法?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比以往更在乎小胜的每一个动作。或许只是传试卷时的一次指尖相碰,明明只是任何一对前后桌都有可能产生的接触,却足足够他回味一堂课。他讨厌不自觉揣测小胜心理的自己。太累了,独自承受这样复杂的情愫。


店主说手办明天下午才到货,绿谷算准了时间。放学后等大家分蛋糕的时候悄悄来这里取一下,赶到生日会结束之前回去就行了。这样不会打扰大家的进度。


然后——也该了结了。绿谷敲敲成天胡思乱想的脑袋。他掂量出了一份捂得温热的悸动。






这个下午爆豪察觉到了,班里不同于以往的气氛。原因他心知肚明。

但是……该死的,废久的躲闪让他更加在意。太明显了,他摇摇头。


有什么好在意的。他不快地撇嘴,笔尖在纸上弯出可怕的弧度,力道不浅,细小的铅碎抖落在笔迹旁,而后被拨开,悄悄与灰尘共舞。






放学铃一响,大家心照不宣凑到爆豪的桌边,齐声说生日快乐。绿谷自然微微退后让出位置。

实际上,他不敢靠近爆豪——他暂时拿不出礼物。铃响的那一刻他就开始陷入无穷紧张,他在算时间。跑去取礼物的时间,还有,距离毁掉他的生日的倒计时。


爆豪微微怔住了,然后恢复一如往常的臭脸。“搞什么啊?”非常微妙的语气。大家都听得出来其中掩藏的愉快。


礼物一个个送出去,爆豪一个不落地分别给予了不同程度毒舌的评价,却又细心地收好。绿谷急得晕乎乎的。他不敢看过去,就立在层层人群中较远的一角,侧过脸窥探着。


终于——爆豪收起包,大家把蛋糕端上来。八百万帮忙插好标有“16”的蜡烛,明晃晃的火光携着橙黄跳动着,能感觉到一点点微热。爆豪顺着红焰望过去,那个倚在窗前,目光躲躲闪闪的胆小鬼——


……就这么讨厌我吗。


大家起哄要爆豪许个愿。但是没有那个心情,也没有必要。


“去年的愿望还没实现,今年不许了。”


……何止没有实现。倒不如说…完全走反方向了。


短暂的静默,大家纷纷表示遗憾,然后推着搡着去切蛋糕了。


爆豪没有看到绿谷飞奔而出的身影。






公共街区不允许随意使用个性,但是绿谷现在克制不住自己发动smash奔向礼品店。店主配合地递过去,是刚刚拿来的商品,上面还萦绕着挥散不掉的塑料味。


扭头就跑。此刻的灼热心情简直堪比灾区救人。绿谷又一次跨进校园,三三两两的学生已经踏着斜阳离校了。再快一点,他想。




啊,在那里!目光锁定斜挎着包刚出教学楼的爆豪,绿谷尽力向前奔跑。


眼前熟悉的身影逐渐放大清晰,绿谷慌忙收住脚步,努力遏制紊乱的鼻息。他看见爆豪微微瞪大上翘的眼睛看着自己,于是他抢先开口:


“小胜……!生日礼物!”


将手中捏得温热的纸盒塞进爆豪手里,绿谷局促中扬起一个有点儿傻的微笑。


这样就,赶上了——


“…废久,来一下。”


爆豪一把抓起绿谷的小臂就走,绿谷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扯到了操场。夕阳掩在层层薄云中,打湿半边碧空,仓皇落下一片金红色,鲜艳如水光。柔风轻起,田径操场乱生的矮草掠过脚踝,一股细腻的痒意。


绿谷望着爆豪随风拂动的衣领和难得舒展的眉眼,那一刻入了迷。他不自觉握紧双拳,浸出一点黏腻惹人的手汗。


“有话要说吧。”


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理由再逃避了吧。


“……喜欢小胜。”


尾音在颤抖。绿谷垂下头掩饰羞红的脸。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错。


“是真的,我喜欢小……” 



“…先闭嘴。让我许个愿。”



啊?绿谷茫然抬头,爆豪当真双手合十闭上眼睛立在面前,状如雕塑。绿谷呆愣愣地望着他,余尽的阳光使出浑身解数侧着落到他的身上,温柔又明亮。感觉心跳漏了一拍。


短暂的几秒沉默,察觉爆豪放松了动作,绿谷这才小心翼翼地出声:


“小胜刚刚不是说,去年的愿望还没实现…”

“但是刚刚实现了。”



什么?



“…‘废久也喜欢我。’ 刚刚实现了。”

 


什……

这就是小胜的愿望吗…


等等,这算什么——


也?


大脑瞬间当机,齿轮咔哒一声搅住停止转动,思维陷入无解螺旋。他眼睁睁看着爆豪抬起手,狠狠揉了一把自己藻绿色蓬松柔软的头发,然后扯起衣袖向校门走。糟糕,自己做不出任何反应。


但是他不知道脸红和心跳加速也算反应。


此后绿谷曾无数次感慨当时的自己真的蠢爆了——明明是自己先说出不顾后果的话来,结果一路上两人并排回家,自己却沉默了一路。最后还是爆豪把他送到家门口,他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打招呼说谢谢——满脑子都是多巴胺分泌的声音。


自己一定毁了小胜的十六岁生日,他断定。






爆豪侧身歪在床上,双臂折叠掩住红透的脸。心跳如鼓。


他回味起即将逝去的今天。不错的安排。蛋糕、礼物、祝福,还有…


两个傻子的表白。


桌上的欧尔麦特塑料小人翘着两根发尾,模糊不清地望过去就像代表胜利的V字形手势,得意又张扬。不过是废久送的生日礼物……的附赠品罢了。


爆豪眯起眼睛。


十六岁生日是他过得最棒的一次生日,他确信。





-END-




小彩蛋1:


“出久,

16岁生日快乐!”


大家数好拍子齐声开口。虽然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感动的心情一分也不会少。绿谷感觉眼眶噙满了泪水。


还未来得及道谢,一个又一个礼物塞进来。不同的声音在耳边混作一团。绿谷有点儿走神。


绿谷的视线小心翼翼越过人群,落在前方熟悉的身影上。爆豪侧靠在门边,远远地望着他。面无表情,但眼神是不会骗人的。绿谷想。


感受到铁红色眼眸投过来的灼热视线,绿谷悄悄回以愉快的浅笑。他看见爆豪微微勾起嘴角,心照不宣。


“那……我开始许愿了!”


周围的声音平息下来,绿谷合掌,在心里默念。


今天太幸福了。已经没有什么急于满足的愿望了。


所以,请让小胜的16岁生日愿望实现吧。


他吹灭了蜡烛。




小彩蛋2:


爆豪打扫房间时无意间翻到绿谷珍藏的录像带。


怀着捉弄人的心理,他悄悄打开,看到的是绿谷16岁生日时在班级的录像。


噪音断断续续,画面上的绿谷看起来刚刚许完愿,正笨拙地挨个吹灭蜡烛。他有点好奇当时绿谷许下了怎样的愿望,但他不打算过问。


回想起了自己16岁的生日,一个安静的斜阳傍晚,只在一个人面前静静许下的愿望。



——成为废久的英雄。



非常容易地实现了。他看着身边人的睡颜想。




-END-(真)




*作者的话:

其实绿谷没必要许愿,爆豪也是。因为爆豪一直都是绿谷的英雄。

一个写得很快的短篇,祝大家看得愉快!qwq



评论(18)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