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乔

残念高中生。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尝试。


胜出>轰出。
(不太吃切爆,出欧。好好的哥们儿和师生为啥要当cp。

【胜出】心空花火

• 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微量:绿谷出久x丽日御茶子)

• 原作向

• 绿谷和爆豪偶然一起观赏烟火的故事




“呐呐,今晚的庙会一起去吧!”


眼前突然出现丽日放大的脸,咫尺的距离让绿谷有点不好意思。脖子稍稍向后一仰,大脑滞后般重新过了一遍丽日刚刚的话,绿谷意识到自己之前在走神。


“诶……丽日同学不是要和叶隐同学……”

“因为啊,我要先把邻居家的小妹妹送到神社的巫女那里去,会稍微迟一点和御茶子碰面!所以在那之前就拜托你啦!”


叶隐的校服在眼前晃来晃去,绿谷的思绪也飘啊飘。这可是…第一次和女生一起去夏日祭啊!青春期开始萌芽的国中时代孤独异常,无个性受到的排挤远比想象的要多。回想起过去祭典时自己孤零零看烟花和星空的身影,绿谷再一次感慨雄英的神奇。

果然…高中是不一样的!

绿谷和丽日约好时间地点, 又听着她和叶隐念叨了一会玉子烧和仙贝,不禁被她们的喜悦感染,微微红了脸。


讨论祭典的气氛弥漫在校园的每一处。不远处,上鸣笑嘻嘻地搭上爆豪的肩:“爆豪,捞金鱼你肯定比不过我的,要挑战一下吗!”


“口气不小啊,本大爷捞金鱼天下第一!”一如既往的巨大音量,绿谷闻言不禁做出苦笑的表情。又在逞强了。明明小时候因为耐不下性子常常把金鱼吓跑,现在又放出这种话…


“废久……你在挑衅吗!”


尖锐的目光压过来,桌子呜咽一声,感受到确切的剧烈摇晃。拳头狠狠落在面前,短暂的一阵停顿是爆炸前预示的硝烟。不好。绿谷“明明就是小胜心虚…”的话刚到嘴边,丽日及时把他拽出教室,爆豪的声音很快封锁在身后。



放学后,绿谷加快动作赶回家,随便扒几口饭就去找浴衣。引子惊讶极了,自家儿子什么时候这么期待庙会了?

“吃这么少没事吗?”

“没事的妈妈,反正到那儿也有很多点心。我出门了!”


绿谷引子看着出久迫不及待出发、连鞋都没穿好的样子,温柔地笑了。以前他总是一个人磨蹭过去,引子看着也心疼。她总是在心里默默向儿子道歉,无个性的伤大概永远不会痊愈吧。

好在,出久在雄英交了朋友呢。





等到绿谷哼哧哼哧赶到约好碰面的鸟居前,暮色早已降临。人潮涌动,半昏的暮光打在神社每一个角落,为世界镀上柔和的色泽。他看到身着淡粉色浴衣的丽日向他招手,亚麻色的发尾在逆光下泛着金黄。


“小久!这里这里!…啊!你的浴衣没穿好啦!”


被熟稔地系紧腰带,绿谷感觉有点害羞。自己不会穿浴衣,还让女生帮忙什么的…从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参加庙会,从来没有人告诉他浴衣哪里应该怎么穿。和朋友同行的感觉让他心生愉悦。


“走吧!”


顺着人潮向前慢慢移动,人头攒动间两人碰到了不少同校生,顿生一股亲切的感觉。






“那,我先走了!小久再逛逛呀!”


不知何时,叶隐已经找到了两人。看着丽日挽起叶隐和服的袖子,绿谷笑着和她道别。之后要单独行动吗?绿谷在心里默默考虑,移动目光触到远处熟悉的身影。啊,是轰同学!他看见轰好像刚和八百万打过招呼的样子。轰的便服……是件干练利落的衬衫。平时看惯了校服模样的大家,绿谷感慨,果然大帅哥穿什么都好看。


绿谷正要上前和轰打招呼,一只手攥住他的小臂,力道不算大,但圈得死死的。绿谷感到不适地回头。


“小胜……?”

“……”


眼前是再熟悉不过的爆豪,此时绿谷却觉得玩笑般不真实。自己的幼驯染一如既往地摆出一副臭脸,无论多少次,绿谷都会反思自己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惹他生气了,即使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是对方的常态,或许毫无由来。


“小胜没和切岛同学……”

“废久,浴衣的腰带是谁系的。”

“……啊?是我系的…”

“你在耍我吗……谁。”


啊,被小胜发现了,自己不擅长穿浴衣的事实。绿谷感到一阵羞耻。


“…诶?…是丽日同学。”

“小胜怎么知道……”


爆豪收起对远处的轰投去的不满的眼神,一把拽过绿谷的手臂向前走。末了他接腔:


“从小你不就不会吗。”


木屐发出一阵不规则的踢踏声,好不容易稳住脚步,绿谷抬头看着眼前人的背影。浅黄色的发丝被夜色调配成浓醇厚重的暗金,街边铺子的彩灯细数落下缤纷的光斑。绿谷突然注意到他身着纯黑色的T恤。他还以为爆豪会很随意地穿那件平时的黑色无袖背心来。即使不是浴衣,他还是觉得爆豪应该认真考虑过衣着。


“小胜要去哪儿?”

“…当然是逛庙会啊!

……你笑什么。”


“因为突然想起来,小胜今天不是说要去捞金鱼吗!”


大概是回忆到什么,绿谷嘴角弯起一抹浅浅的笑。爆豪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身后紧跟自己的人。他很想上前一拳揍上去敲醒这个沉浸在愚蠢回忆的人,可他只是顿在原地,默默看着他的笑靥。


“小胜还记得吗,小时候捞金鱼,你总是把鱼吓跑。虽然也不妨碍你捞啦,但总觉得你气鼓鼓的样子很像金鱼呢!”


……当然记得了。我还记得你穿不好浴衣趿拉着木屐摇摇晃晃的样子,该说不愧是笨蛋废久吗。可我好像一次也没有帮你理过浴衣。


“……啰啰嗦嗦的烦死了。走了。”


这次是抓住了手,两人逐渐缩短一前一后的距离,近乎并排着向前走。绿谷感觉有点不习惯,他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得到的是更有力的回握。于是绿谷心安理得地把手塞在里面。


一路无言。人群如潮水般前翻后涌,耳边映着聒噪,可绿谷却觉得世界安静异常,只剩下木屐触地的清澈声响,一声一声,干脆有力。


忽然,爆豪迈开大幅度的步子,反应过来时绿谷的手上多了个东西。爆豪往他手里塞了一支苹果糖。


“……?”

“吃啊。你不是没吃过吗!”


什么啊…我当然吃过啊。只是小胜你不知道吧,一个人坐在石凳上默默吃掉一整个苹果糖的感觉…好像是还在国中的时候吧。


绿谷咬了下去,酸酸甜甜的还是熟悉的口感,只是好像多了点什么。口齿不清地嘟囔了声谢谢,他看见爆豪的脸上掠过一丝似乎是满意的神情。


“小胜要不要吃?”

“不要。吃腻了。”


迟疑了片刻,爆豪一把抓住绿谷的手臂,恶狠狠咬了一口苹果,吓得绿谷差点松了手。


“反悔了。”


太任性了!绿谷无奈地看着深深凹下去的苹果肉,东找西找无从下口,只得顺着爆豪的牙印咬下去。真糟糕啊。绿谷感觉脸颊有点发烫。


爆豪用力揉了一把绿谷蜷曲的卷发,看起来心情不错地拉着他往前走。


绿谷看着沿途的各色花灯,耳畔敲进细碎的铃铛声,忽然有点恍惚。他想起自己的五岁,那是最后一次和爆豪一起参加庙会。身着小小的浴衣,小跑着跟上前方的幼驯染。自己的手被牢牢握住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也是这一排五光十色的灯笼。


重蹈覆辙了。他想。


年岁增长,爆豪的个性越发强大,自己也逐渐失去和他站在一起的资格。被冷落是事实,但自己仍然默默追随他也是事实。每年的夏日祭,即使没有朋友的陪伴,绿谷也会悄悄来这里,回味五岁的夏天,一年又一年走着重复的路线。


爆豪也是。国中时代的夏日祭过得热闹生趣,但偶尔总会觉得少点什么,是一点点足以让破镜重圆的东西,却说不清道不明。今天也是,有派阀一帮人一同逛庙会,热闹之余却感觉遗漏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正决定自己一个人散散心的时候,他看见了绿谷只身一人,忽然感觉好像填补了什么长久以来的缺憾。然后,像急于弥补什么一样,他情不自禁地叫住了他。


找到了——一直以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丢失的东西。

爆豪紧了紧手。




“烟火大会开始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周身突然嘈杂了起来,人群四处涌动。绿谷被挤得差点没稳住脚步,爆豪抬手揽过他,两人慢慢移出人潮。


“去个空旷一点的地方吧,废久。”


没有应答。爆豪抬眼,瞳孔却不自觉地放大。


满天星火明亮繁杂,斑斓至极。各色烟花在空中翩跹舞动,绽放精致的纹状,而后哗啦哗啦地掉下像星星一样的光屑。夜色被搅得缤纷一团,爆豪暂且忘了时间的流逝,置身烟火世界,难以移开自己的双眼。


绿谷听着一支支烟花咻——地升上天空,砰——地绽开,什么东西覆住了左手…温暖自指尖流过小臂传到心腔,旋即涌上眼眶。他随意抹了把脸,一手湿濡。


“喂……哭什么!爱哭鬼!”

“呜……小胜………烟花…太美了………

……比任何一次烟火大会都美……”


爆豪揩了一把绿谷脸上横着的眼泪,又愤愤地揉起他的脸。


“跟我出来玩不许哭!”

“这种程度……明明我也可以做到啊!”说罢,爆豪的左手爆出一个小幅度的爆炸,酷似烟火的形状。


绿谷看罢破涕为笑。吸了吸鼻子,绿谷抬起头小声说:


“我想起来了,五岁那年的烟火大会…也是这样。烟火也很美。”

而且那时你也陪在我身边。


绿谷抬起下巴望着缤纷夺目的夜空,不自觉弯起嘴角。他感觉到爆豪紧了紧手。他突然对手背的温柔触觉感到深深眷恋。



爆豪侧过脸望着绿谷清澈的双眸,一汪绿水一样深深浅浅,收敛包容无数喜怒情仇,化作澄澈安谧的湖绿色,令人彻意舒心。自己一定从小就被这双充满灵性的眼睛吸引着,他断定。


“小胜……怎么不看烟花啊?”


察觉到偏过来的视线,绿谷微微歪着头,迎上那双铁红色的眸子。那样的红色比任何一种色彩都鲜艳夺目,且熠熠生辉。接连腾空而起的光亮尽情洒下,在爆豪脸颊的轮廓镀上一层金色的温柔弧线。真好看。绿谷不禁喃喃道。


还是不说了吧。那么煽情的心事。


——你的眼里映着万千烟火,所以,只要看着你就够了。




-END-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