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乔

残念高中生。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尝试。


胜出>轰出。
(不太吃切爆,出欧。好好的哥们儿和师生为啥要当cp。

【胜出】雨天不见晴天见

• 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 原作向

• 绿谷和爆豪有关雨天晴天的各自的心事

 

 

每个被雨点滴滴答答敲碎的梦都能让绿谷出久回味好一阵子,此刻他仰躺在床上瞪着黑乎乎的天花板,满脸是汗但也懒得去擦。奇妙的感觉。梦里的细节真实得骇人,花纹细致的玻璃折射出五彩,他想捡起来看却在指尖触碰的一霎破碎成砂,哗啦啦照亮一地。


绿谷犹豫了一下拉开窗帘,入户的月光被雨搅得稀碎。他知道自己又不可避免地想到爆豪了,于是幽幽地一叹,任由思绪翩跹至极远处。


是开学不久的那次核演习。欧鲁迈特宣布结果的那一瞬爆豪怔住的神情和落日下独自离开的身影。

“我才刚刚开始啊!”


每个雨夜都会。他想。甚至于每个雨天都会,想起那日有着阴沉暗淡的色调的天空,空气仿佛凝结着奇怪的重量,细雨垂帘如丝。伞下的绿谷看到了远处站在灌木旁的爆豪,雨珠尖锐地刺向他,毫无遮拦。爆豪背对着他,手掌交替放出幅度适中的爆破,只是重复着,传来闷哼般的声响。


绿谷知道,爆豪刚刚经历过一次近乎耻辱般的失败。所以他在训练,在弥补。


爆破的火光在雨幕中显得脆弱微小,像是来不及燃烧而被掐死的焰。欧鲁迈特是和平的象征,小胜是胜利的象征,他一直这么想。所以看到那样的背影他还是一阵酸楚。


小胜在经历一场一个人的战斗。他不应该插手,但是——


“小胜!”


身体先动了。


“……”


爆豪停止爆破。绿谷从他没有转身的背影读出了克制的愤怒。


绿谷觉得他和爆豪之间隔了什么。于是他收起伞,和爆豪一起在雨中伫立。

雨变大了。夏末时雨总是气势汹汹,周身氤氲水汽,绿谷越发感到肩头冰凉,眼前的人影趋于模糊。

小胜他……站了多久。


爆豪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的掌心再次爆出火花。于是绿谷慌忙上前,在爆豪脚边放下自己的伞。


“小胜,明天是晴天。明天见!”


绿谷转身就跑,在雨中不明意义地狂奔。先前他还在想,如果爆豪和他打架怎么办,爆掉他的伞怎么办……可爆豪什么动静也没有,除了发颤的双肩在酝酿着怒火。


绿谷自始至终不知道那时的爆豪是带着什么样的表情。




*  




绿谷已经忘了那天之后的第二天他和爆豪的交流了。也许还是一如既往的恶语相向,也许已经连争吵都没有,只剩下冷淡。


爆豪是绿谷的幼驯染,所以绿谷想要帮助他。

绿谷是爆豪的幼驯染,所以爆豪不想被绿谷帮助。


天生的互斥,却异电相吸。



这天实战课演练,绿谷和爆豪一组,任务是击溃日常街区可能出现的敌人。两人除了必要的指令几乎没有交流,配合也算不上默契,但是极其出色地完成了任务。绿谷从细枝末节中察觉出爆豪变得比以往谨慎且有耐心,爆豪也感觉到绿谷对个性的控制和灵活运用。两人冷静地速战速决,然后向相泽老师报告成果。


更衣室里,爆豪和绿谷脱下战斗服换上校服。汗珠在闭塞的空间缓慢蒸发,闷热的空气沉甸甸的,光束自窗外洒来,落在两人身上徒留斑驳剪影。


“废久……”

“小胜……”


两人同时开口划破寂静。愣了一下,绿谷忍不住笑出声,爆豪也扭开脸。这种事情偏偏又默契得很。


等到清朗笑声渐渐平息,爆豪转过头来看着绿谷,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



“那时候你拉了我一把。”

“那个雨天。”



毫无迟疑地,绿谷想起无数个不眠的雨夜。那些夜晚他曾在脑海把雨中的那一幕翻来覆去,企图刨出更多自己不曾注意的细节来,然后再如反刍一般从头到尾回味一遍。所以他从来没忘过。


爆豪也没忘过。


说不清的失意,愤恨,不甘,浆糊一样搅在一起难舍难分。他孤身在雨中感受清冷的水滴和爆破的硝化甘油味,却有一个笨蛋像石子一样啪的一声击入水中,泛起心中的涟漪。

或许说是波澜也不为过——



“所以,我就在想,有些事等到天晴再说吧。”



爆豪拉上门,留绿谷一人怔在更衣室。


绿谷学不会救赎,何况对方是自己强大的幼驯染。但此刻他觉得他挽回了一些即将失去的东西。


爆豪不会说出口的谢谢,还有绿谷被打断的心音。


风吹过,窸窸窣窣的声音顺着窗边的树叶落下,光影在墙上轻飘飘地晃动。


是个不错的晴天呢。




*  




嘈杂雨夜,爆豪躺在床上没有睡意。前夜的昏昏沉沉恍若隔世,无比清醒的思维让他开始考虑一些事情。他借此机会审视自己的回忆,对胜利的执着相应地让他失去了太多,但显然也多了些什么。


他绊了一跤,得以停下来回头看一看一直紧跟着自己的人。

背后深深浅浅的脚印是那个人一路来磕磕绊绊的证明,但他还是一步不离,就好像自己永远向着正确的方向。



此刻,绿谷又一次失眠。其实已经很久没梦到曾经让他思来想去的梦了,但他记得,就是这样一个来势凶猛的雨天,什么东西崩塌的同时什么东西又重铸起来。


他还有对爆豪的话没说出口。他退缩的、连伞也不敢亲手交给爆豪的那个雨天。


明天的实战课结束之后——  


管它什么统统都说出来吧,面对面地。



彼时,两个少年在拨开层层迷雾听清自己内心的真正声音后,静静地出了一身汗。





啊,果然在。绿谷表露出欣喜。


“小胜!”

“吵死了!”


爆豪回过头,掌心的火光还未熄灭。绿谷条件反射后退了一步。


“啧。有什么好怕的。废久就是废久。”

“不是…”


绿谷看着一点点变小的火焰,硝化甘油淡淡的气味顺风飘来。落日余晖化作金红色的光束,轻柔地打湿两人的衣角。他看见明亮的灰尘粒子绕着旋上升,在爆豪暗色的衣服前忽闪忽闪,似有似无。


“小胜认真训练起来还是那么帅气呢。”

“也不看看是谁。”


“小胜…我有话要说。”

“…你刚刚在放屁?”


这个人…绿谷无奈地瞥了一眼,但又生气不起来。这才是他熟悉的那个幼驯染,不是那个独自站在雨幕中逞强的笨蛋英雄。



“说起来,那把伞呢?”

“…炸了。”

果然吗!

绿谷想起那个雨天自己的碎碎念,结果并不是白白担心啊。还好小胜没感冒。



“……你就是要说这个?”

“啊…不是。”


绿谷努力抬起下巴迎上爆豪的视线,触及那双铁红色的眼眸后又缩回目光。陌生的悸动。奇异的感受自胸口蔓延开来,想尽力吞下的情绪却如反刍一样涌上来憋红了脸。


“其实是有要说的话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需要了。”


“……”


意外于爆豪没有出声呵责他磨叽,绿谷抬眼,只一瞬就察觉到爆豪散发出的与往日隐约不同的气场。


“废久,我也有话要…”

“小胜,明天好像会下雨。要记得带伞!”

“天晴的时候我还会来看小胜训练的,像今天这样!”


这不是太明显了吗。两个人的心事重叠了。

这是绿谷从幼驯染被夕阳染红的脸颊中得出的。


心意相通的话,就不需要什么枯槁单调的语言了。


于是绿谷打断爆豪的话,转身道别挥手。




雨天不见晴天见,真麻烦。果然是废久。

爆豪低声笑了。





-END-





*一点废话:

第一次写文好紧张> <

之前有一篇草稿被我弃掉了,自我感觉很甜但是感觉cp滤镜太厚了没有意思…所以想尝试一下偏原作一点的风格……结果还是OOC了(微笑

喜欢很多圈内的太太,粮好吃还高产,都躺在关注列表里了我每天都会看:)

非常渴求回复((。 想认识更多小伙伴所以请大家不管是建议还是批评都毫不手软地朝我砸过来!!(抖m发言

最后,我爱胜出,也爱胜出圈的每一个人!^ ^




 

 

评论(9)

热度(41)